章丽厚 SPACE
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首页 >全部文章 > 正文内容

章丽厚25 末世之上-镇魂歌

章丽厚“你说,里面的人能看见我们吗?”刘华一躲在戈壁的一块松岩后向NJ17眺望,NJ17的入城关卡上既有联合政府的士兵,又有荷枪实弹的警员。最重要的是,预感危险的直觉警告他绝对不能大摇大摆的走进去。
“目前看不见,但你要是总这样探讨探脑就不好说了!”韩安琪背靠松岩闭目养神,待到天黑时,几人将会顺着矿山的下水道潜入R277。当年老瞎子迪克一家便是从水道逃离的R277。夏芮知道水道的出口,但对矿洞内的路并不清楚。城防加强了守卫,显然正等待几人落网。所以,先进入R277是目前最安全的选择。刘华一庆幸自己并没有甩开夏芮,当然,他也甩不开。
在钟罂逃离母巢后,又派出几批侦查队前往母巢,但彼时罪恶山已是一片火海。望着翻滚的岩浆,她很清楚不可能有生命存活,但安全起见,依旧加强了警卫。毕竟刘华一带给她的‘惊喜’实在太多,而且‘酒神’下了死命令,这是一个务必要从地球上消失的人。
“那个黑色的大楼就是学城?”
“是的,你已经问了第三遍了。”韩安琪有些厌烦:“你是阿尔法级精英,钟罂的后台也是阿尔法级精英。同样是阿尔法级精英,怎么人家就能调动这么多资源,你却要走下水道?她背后的酒神到底是多大的势力?”
刘华一没有答话,作为一个冒牌货,对精英的世界完全不了解。他只想找回自己的生活,可看起来并不容易。
夕阳西下,夜色笼罩大地。NJ17作为洲际中心,城内的灯光远比NJ10明亮。作为附属的贫民区却是昏暗一片,偶有些零星的火光。富贵或许有许多种,但贫穷却始终一样。三人从松岩之后探出身,在夏芮的带领下向R277进发。
R277依靠矿山,曾经蕴藏丰富的稀有金属。无数场战役围绕着矿藏展开,直至联合政府成立,战事得以结束,至今戈壁上扔残存着无数骸骨。进入止战期后,矿山被高速开发,几十年间山内的资源便被一扫而空,空下来的矿山成了贫民的天然居所。可随时间更迭,山内巷道不断出现塌陷,近百余年已没有人再居住于此。
几人沿电网行至矿山一侧,有条浅溪自戈壁的硬石间流出,涓涓细流的源头生有一片茂密的灌木。夏芮扒开荒草,露出溪水流出的混凝土浇筑的排水管道,管道外散落着错乱的人骨。几年前老迪克曾试图为夏芮寻找延续基因的男子,只是一离开R277,‘莫比斯项圈’便爆裂炸开。夏芮踢开散落的尸骨,淌着水流钻进水泥管,刘华一看着自己的诸多位‘前任’被肆意丢弃,不知该说些什么,一旁的韩安琪忍不住偷笑。
排水管道内狭小拥挤只能爬行,而且昏暗的看不见路。这对夏芮毫无影响,一蓝一绿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出微弱的光,通道内的一切景象清晰可辨。但对刘华一而言却痛苦异常,没爬出几步就会撞上凸起的石峭,想要叫夏芮慢些,结果回音竟将自己吓住。就在痛苦的向前摸索时,身后突然亮起了光。
光来自韩安琪,她正托着透明容器,容器里的腐蚁发出乳白色的光,霎时间排水道被照亮。通道由圆形水泥管铺设而成,因多次塌方,管道壁有多处露出岩峭。经过一段爬行,来到一处平台,平台连接几支管道。夏芮在此停下对刘华一道:“后面的路我就没有走过了,爷爷说顺着水流的方向走就能上去,但现在几条路都有水流,你来选吧。”
刘华一向几个方向望去,茫然的毫无头绪,一旁的韩安琪却在水流中捡起石子,接着向几个通道内丢去,丢完一颗便贴在水泥墙壁上仔细倾听回音。刘华一不解的问着在听什么,结果遭了白眼。确认回音的远近后,韩安琪指着一条管道示意是出路。
几人再次在管道中爬行,爬行不久又遇到几个岔口,韩安琪继续丢着石子来判断方向。约莫一个多小时,再次进入一处平台。此处平台比之前宽大许多,刘华一舒展筋骨,刚准备扶着墙壁坐下休息,却听韩安琪一声尖叫。指着自己身旁:“你身边,有人!”
刘华一闻言忙向身后撤步,仔细向韩安琪所指的方向看去,果然在阴影之处似是坐着一个人。腐蚁的光映照出阴暗处一双干枯的脚,一只脚上穿着皮靴,只是皮靴内侧已经开裂,裸露出布满褶皱的小腿。
“那是死人,死了还很久了,都不能吃了。”夏芮不解二人为何因一具死尸惊慌。
“死人?”韩安琪知道夏芮基因异常,具有夜视能力。于是,壮起胆子将腐蚁靠向阴影,死尸在光照下露出全貌。由于死去一段时间,皮质已贴附在骨骼上,双眼干涸成两处深邃的窟窿,下颚张开,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,整体呈现干尸的状态。从衣着与发型上看,干尸极可能是名男性。
“这么潮湿的地方早就该烂了,怎么会有干尸?难道,他不是死在这里的?”刘华一好奇的触摸干尸的肌肤,没想到仍然保有极好的弹性,于是继续摆弄起来。
“你看,这人是位精英。他的脖子上没有项圈。”韩安琪将‘腐蚁灯’靠的更近。
干尸的脖子上的确没有‘莫比斯项圈’,但喉头处的皮肤却明显的有片乌黑。刘华一解开干尸的衬衣,乌黑色的皮肤顺着喉咙向胸腔呈网状扩散。
“中毒了?”刘华一猜测着,顺势查看死尸的手脚。
“谁会给一名精英下毒?精英又怎么会跑进下水道里?对了,你认识他吗?”韩安琪不解的问。刘华一抬起干尸的双手,手指因失去水分而干瘪,其中右手无名指上套着一枚金色戒指。戒指镶嵌蓝色晶石,晶石内似乎有铭文:“是精英就要相互认识吗?看看,这上面的是什么。”说着,刘华一将戒指靠向腐蚁。
“哎呀!这是...这是...”韩安琪看见铭文上的宝塔图案,惊得失去平衡,险些将装有腐蚁的容器丢在水里。
“是什么?”
“是...是学城大贤者的标志,他,他是贤者梵宗波切先生。我...两年前见过他!”
“梵宗波切是谁?”刘华一一边问,一边从干尸手指上取下戒指。
“大贤者你都不知道吗?”韩安琪投去不可思议的目光,刘华一并不理会,要她继续解释,自己在干尸身上继续翻找。韩安琪推搡起刘华一:“就算他是贝塔级的精英,没有你的品级尊贵,但好歹也是有名望的学者。你能不要这样亵渎人家的躯体吗?全世界七大洲,每洲仅仅选出一位大贤者,他们可是我们人类智慧、善良与真诚的楷模。是我们残存文明的...”
“你的这位大贤者到底是男还是女?”刘华一的手正伸进干尸的腰带下。
“是男人啊?怎么了。”韩安琪不解刘华一的问题。
“那你可要好好的看看你这位大贤者到底有多真诚。”刘华一将干尸扛到肩上,除下尸体的裤子。干尸的下体并没有男性器官,明显是一名女子。
“怎么会?”韩安琪一时怔住,这完全超脱她的认知,好似整个世界的一角坍塌下来。她颤巍巍的举起‘腐蚁灯’靠向干尸,再次确认性别。女性,无可辩驳的女性,而且从干尸腹部深浅各异的妊娠斑纹看,大贤者梵宗波切曾经生育过。
刘华一将干尸的裤子翻了个遍,结果空无一物。又去翻上衣,依旧毫无所获。见没再发现有用的东西,便有些失望。夏芮靠过来:“是要找什么东西吗?”
“也没找什么,就是看看有没有能用的。”刘华一耸耸肩将干尸的衣服丢在一旁,而夏芮却突然将手插进干尸的胸膛。干尸的胸膛有处极小的疤痕,由于‘腐蚁灯’的光线不强,再加上干尸胸前乌黑色斑纹,使得刘华一一开始并未发现。
干尸的表皮被划破,黑色的斑纹已成粉末,粉末剥落之后,露出一块圆形的金属饼,金属表面已被锈蚀。夏芮将发现之物交给刘华一:“是不是要找这个?”
刘华一万万没想到干尸的身体里竟藏有东西,也没想到夏芮竟能发现。他瞠目结舌的望向夏芮,夏芮只是指了指自己蓝色的眼睛,而后便背起背包准备出发。
金属异物的发现引起韩安琪的好奇,她从刘华一手中拿过来,按动金属侧面的绷簧,圆形金属饼竟然弹开盖子,里面有着记载时间的表针和一张照片。
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“远古时代的怀表,大概有两千多年了吧!”
“这里面的小孩是谁?”刘华一指着怀表盖内的照片问。照片上是位小男孩,男孩有七八岁的样子,下巴上有处朱红色的痦子。韩安琪看着小男孩的照片格外面熟,总像是一个人,可自己却又不敢认。一旁的夏芮等的焦急,催促两人尽快离开。刘华一没再发现死尸的价值,于是向死尸旁的管道里继续爬行。韩安琪收起怀表也准备跟上,但不知为何,总感觉大贤者梵宗波的尸体出现在下水道,背后必有隐情。于是,收集起尸身上的黑色粉末。
再次经过一段爬行,终于进入山洞的一条采掘巷。顺着地面上运输轨道的痕迹,来到矿洞之外。矿洞口位于山腰,足以俯视NJ17全貌。奔腾的黄色河水穿城而过,映照着城市的灯火,整座NJ17在戈壁上瑰丽的闪耀。
“接下来怎么办?我们刷卡去NJ17?然后等着钟罂来抓我们?”韩安琪望着山脚下的贫民区,R277被河水分割为两块,无论那一块却都是死一般的沉静。
“放心,我有计划。”

上一篇:章丽厚2018首届“勇闯腾格里”沙漠百里徒步挑战英雄会-虎行户外俱乐部 下一篇:章丽厚206.3万!连续2年第一!这是上汽大众2017的成绩单!-昆山享达斯柯达

繁华落尽 转瞬即逝

我们需要透过一系列的训练来突破关卡,我们需要达到一个不受到过去历史的羁绊的心境,透过这样的心境,进而引导成为一个适合进行前进到战士人,我们需要成为一个完美无缺的战士,我们的目标是遵循着力量进入无限的领域和穿越!